一个致力于让你累成狗的学术圈,有什么好玩的?

发布时间:2016-05-16 16:19:28
一个致力于让你累成狗的学术圈,有什么好玩的?   为什么常春藤有最严谨、最有活力的学术圈子?因为它们对学生思想的要求是宽宏的,而培养的方法又是严谨的。它们对年轻学者要求的是创意、贡献,而不是一些论文的硬性指标。   在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常春藤学校,本科和硕士阶段的学生像一块海绵,期待各种新的信息与思想;而博士则变成了一个研究的“士兵”。教授(或者是“将军”)一直站在我们身边,培训我们,教给我们研究方法,也会告诉我们,未知就在前面,我们会一起去探索。教授们从第三年开始就把我们当作半学生半同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与领域,每个人都需要自己去探索。   哥大的博士阶段怎么过?   我就读的社会学科,在博士阶段刚开始的时候,学生并没有固定的老师,大家一起上课。第二、第三年,学生找到自己的论文课题,一般会同时咨询好几位教授,随后自然而然与其中一位教授形成指导和被指导的关系。拿经济系来说,大家在博一的时候宏观、微观、计量都要学习,博二的时候开始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劳动经济学、健康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公共财政、宏观经济学等课程。通过上这些课程,学生进一步了解经济学的具体领域,从而选择自己的博士论文方向。博二、博三的选修课程一般会要求学生根据课程的内容和自己的兴趣写研究计划。学生拿着写好的研究计划,可以随意去征求全系任何一位教授的意见。如果教授对这个课题比较感兴趣,也能给出比较有针对性的意见,那学生自然会更加积极地去寻求这位教授的帮助。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开始认定自己的导师。而到了第三年结束,学生与教授之间则开始有比较频繁的互动。   在博二上完课以后,博士生们开始全力准备自己的博士论文。这很容易变成一个孤独而挣扎的过程。教授在上2门课、做5~10个研究项目的同时,很难拿出一大段时间帮学生看论文。一般来说,博士生大概一到两周仅仅可以见导师一次,所以,每周的研讨会则变成学生听取大家意见的最好机会。学生可以在开学之前选择自己的研究汇报时间,在汇报的一小时内,全系做类似研究的教授与学生都会来听,并且给出自己的建议。该博士生的主要的那位导师会收集这些建议,在研讨会之后与学生一条条讨论。   除了研究本身,教授还会教给我们如何把自己的研究“销售”给其他研究者的方法。在面试前,我的教授给我分享了很多有效的面试“贴士”(tips)。比如说站在台上,你就要相信自己就是行业的专家,你在这个项目上面花了几百上千小时,这所大学邀请你来面试,就是想来听听“专家的意见”,所以一定要有信心。又比如,每一行字、每一句话都应该斟酌好,哪里有可能会被激烈反驳或者提问,哪里有可能大家会失去兴趣,自己要有预估。他还建议我把开场白(大概十分钟)练习99次,而整个讲座练习20次。此外,回答提问的时候要像跳舞一样,有退有近,首先感谢提问者,并且肯定这个问题的意义,然后再抛出或者强调自己的解决方法。这样做,既表示尊重,又体现出自己的深思熟虑。如果确实是自己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可以把问题写下来,并且说在自己考虑之后,再去联系提问者。任何一个研究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比起站在台上吹牛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很好地说出自己研究的长处,解释如何检测研究的稳健性,最后还需要了解自己的短处。   常春藤的教授有多难当?   让学生寻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而又有意义的话题,这是博士培养初期的重要工作。何为有意义呢?我的理解是,不但能够做得很严谨,更能够改变我们对问题的思考与想法,会让人“脑洞大开”。一个做得“干净”的研究,可以让人拿到排名前60的大学的教职。因为大部分学校只是需要学生熟练运用计量方法,了解学科发展。而一个让人“脑洞大开”的研究,则可以让人拿到前40名的大学的教职,因为这些大学的教授被赋予的要求是能够为人类知识“添砖加瓦”。至于能否拿到前20名甚至常春藤大学的教职,则要看每年学校招聘的方向、导师在圈子里的影响与学科发展的方向。   我的一位好友刚刚拿到哈佛的特别研究员职位,她面试的时候,十个不同学科的资深特别研究员和教授做面试官,而这十个人中,有五个人得过诺贝尔奖。他们要找的哈佛特别研究员,是能够真正为人类知识做出贡献的人。好友在面试结束以后,还需要和这十位面试官一起进餐,其中一位诺奖得主在吃甜点的时候,直接对她和其他竞争者说,你们三个人都在做技术,而你(指着我的好友)则是在做真正的科学。   常春藤的教授非常刻苦且严格,经常要求学生一周有长达80个小时的研究时间。这与学校的竞争环境有关。比如说,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平均每招四个新的教授,只有一个能够留下来。所以说虽然博士毕业进了名校,但是评终身教职的压力非常大。也许有人认为,那么多工作都是百里挑一,1 4的比例算什么!但你要知道,从高中到名牌大学,再到名牌大学的博士,这已经是层层选拔,一路拼杀下来的,都绝非等闲之辈。即便如此,哥大每届有大约二十位经济学博士毕业,其中最多只有一个人能够拿到常春藤的教职,这个机会可谓宝贵。   常春藤的教授,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备课、讲课,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做研究,剩下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参加研讨活动或者会议,与同行进行思想交流。科研是一个社会性的活动,而不是一个人孤独地分析数据、写文章。最出色的学者也是最好的演讲家,他们可以让一窍不通的老奶奶轻而易举地理解文章的意义,又可以与同一领域的学者一起深入讨论研究的细节。   除了与同行进行交流,与其他领域的交流也非常重要。还是拿我那位在哈佛做特别研究员的好友举例,工作上唯一的硬性要求就是每周一要与各学科领域的高级研究人员共进晚宴,聊天到通宵。这种做法很好地表现了所有人类知识发展的共通性。   为什么常春藤有最严谨、最有活力的学术圈子?因为它们对学生思想的要求是宽宏的,而培养的方法又是严谨的。它们对年轻学者要求的是创意、贡献,而不是一些论文的硬性指标。只要产生了一个有意思而又严谨的想法,变成论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不是最终目的。同时,一流的学术圈也是最残酷的,它像一个高级的高尔夫球俱乐部一样,里面的人彼此都认识,学术领域内的信任、关系、门第,在文章与会议中都能体现出来。在会议上,大家拿出自己的想法或者作品,时刻会被同事、同行们讨论甚至挑战。而一旦一个人停止努力,就会被其他人迅速赶超甚至忘记。所以,每一位能在美国一流大学拿到终身教职的教授,勤奋与创新的因子早已渗入骨髓。   麦可思研究所有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于使用产生的一切侵权问题,我们将保留依法追究的权利。专注高等教育,微信搜索“麦可思研究”查看更多内容。   麦可思研究系头条号签约作者。